一张小字报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科技公司

一张小字报


题外的话:本篇意在发泄不满情绪,别无它意。


现在的父母都算些什么?说一套,做一套,他们大人眼里的尔虞我诈,却套在孩子身上,什么人?只是一帮看着别人在痛苦里挣扎,以此为乐的人。没什么了不起,我长大了,也要这样干,我比他们更厉害。


到那时,我会对自己的孩子说:“去把你的作业完成,”然后再端来一碗水说:“喝下去!”我要用最强硬的态度去说,当孩子不愿喝或顶嘴时,我会说:“滚出去。”三十分钟后,我再问滚出去的孩子:“有没有写完作业?”这就是我长大以后要干的,也是百万、千万个孩子将来要干的。我会用二十世纪的眼光去看二十一世纪中叶的孩子。五十年后,我会用从大人那里“秉乘”的唯一“优点”与“正经”。那是二十世纪末的“正经”吧。不论以后如何,我都不用去管,只需去准备大把大把的眼泪,到临终的时候,没人给我送行,只好用积攒的眼泪了,用眼泪浸湿墓地。


听起来荒唐,可事实上大人们宁愿如此,也不愿用眼泪去感染儿女。自古有《二十四孝图》,却没听说过有《二十四爱子图》的。这却也奇了,难道孩子不用父母去养,就来个“郭巨埋儿”吗?父母对子女的爱在中国被忽视了。我们听说过在暴风雨中母亲为幼儿吃饱,因喂奶而被冻成冰雕,那是在外国,听说过父亲把孩子从大火中救出,中国却没有,我实在没听说过。倒是听说古时候,大荒之年,有卖儿卖女的事,说是为了养家糊口,可家失了一人就不算家了,只怕是为了几个人吧?说起《二十四孝图》,我是极厌恶的,讲的竟是些儿子割自己的肉给父母吃,都是些人吃人,人害人的事。前者人指长辈,后者人指晚辈。正因为孩子们的利益在中国从来未被重视,所以新中国才出台一部旨在保护青少年的法律《青少年保护法》。也就是说,从古至今,五千多年中,孩子是最没能力、最缺乏保护的一类群体。


从诗歌中,我们就可以看出来,有赞颂帝王将相的,有叙说历史典故的,有同情劳苦大众的,谁真正想过孩子?不含半点嘲讽?不讥笑寻开心?李白?还是杜甫?是马致远?还是岳飞?或是文天祥?他们有过童年,可谁曾写过呢?被冠以爱国诗人,爱国作家的雅号,谁流露过半句对孩子的赞美、颂扬呢?不错,有的人对孩子充满希冀,可他们只会做声,如果没有利益驱使,有谁会保证他们会为出生的小草撒下甘露?你敢吗?他敢吗?我敢吗?我可不敢。孩子本是极其锋利的刀,不知谁在暗中磨啊磨。也许他的本意是好的,可方法错了,他用刀的尖硬硬砍在磨刀石上,或许有把幸运的刀,砍了一个裂缝,可又极快地抽出来,硬硬又砍下去。考试就是磨刀石,把孩子的心磨钝了,可那拿刀的人,怕别人看出破绽,于是说了一句极富“哲理”的话“苦难便是财富。”也许那人本来就有一把极钝的刀,为了遮住它的迟钝,于是拼命打磨吧。几千年的打磨法不断改进,但对孩子来说,不亚于一场战争所造成的创伤,孩子本应充满欢声笑语,使他们对童年留下美好记忆。可那些老人们只会想到壮年的成就,青年的激情,和童年的考试。


完了,一个民族的孩子,被压抑了五千年,被束缚了五千年,被扼杀了五千年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