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头条资讯

虽然在《速度与激情9》的强势排片下,大多新片喑哑无声。但有一部惊悚片,主打“沉默才能活得久”,却杀出了重围——

《寂静之地2》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三年前,该系列的首部电影,投资仅1700万美元,却最终在全球突破3亿美元票房,成为派拉蒙影业的黑马。

今年5月28日影片上映,豆瓣评分6.9。不过在北美的IMDb和烂番茄上,分别得到了8.0分,以及91%的新鲜度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01

《寂静之地》的首部,其实格局很小:在未来的某天,地球上突然出现一种怪兽,它没有任何视觉,但是听觉却异常灵敏,但凡是稍微尖锐高亢的声音,都会引起它们的注意力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而一旦有人发出这类声响,等待他的只有一个后果——被坚硬且迅猛的怪兽猎杀。

在第一部中,女主角伊芙琳的小儿子首当其冲,因电动玩具罹难;影片最后,男主角李为了保护两个孩子,主动怒吼,引来怪兽猎杀。不过,影片同时用伊芙琳的新生婴儿,作为希望,留下悬念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严格来说,《寂静之地》系列不算恐怖片,它既没有血肉模糊的限制级场面,也没有飘忽不定的鬼魅邪灵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不过,他们一开始便出师不利,先是碰到“响铃陷阱”,引来怪兽;之后,马库斯又踩中捕兽器,腿部受伤。一家人在危难逃生之际,遇到了曾经的邻居埃米特,伊芙琳只好向他寻求帮助。

伊芙琳一家正打算在埃米特所在的工厂废墟中避难,儿子马库斯意外从无线电收音机中听到歌曲,丽根通过一番查询断定,周围不远处,应该有生存者的基地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丽根自然想去外界寻找新的生机,但伊芙琳却更为保守,想要偏安一隅,先治好马库斯的腿伤。

由此,影片分为两条线索,丽根和埃米特一道,在危机四伏的野外探寻新的出路,而伊芙琳则在工厂地下室里,照顾马库斯和婴儿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丽根能否杀出一条血路?婴儿是否会成为新的定时炸弹,令伊芙琳和马库斯陷入危机?影片在这两条线索中来回穿插,时刻保持着紧张感和悬念感。

02

严格来说,《寂静之地》系列不算恐怖片,它既没有血肉模糊的限制级场面,也没有飘忽不定的鬼魅邪灵。

《寂静之地》和《异形》《科洛弗档案》这类科幻片类似,通过一个高能的科幻设定,讲述某种猎杀怪兽对于人类世界的威胁。而片中的末世景观和人类生存状态,更让人想到了《行尸走肉》《生化危机》这种丧尸片题材的营造方式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但它能够成功出圈,收获高口碑和票房成绩,并不在于它和这些已经成功的电影剧集相似,而在于身上独特的剧情构造和惊悚质感。

不管是第一部,还是第二部,其实说的都是家庭成员的相互守望,以及孩子们的成长蜕变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除了家庭成员的相互守望、真挚亲情外,《寂静之地》系列的惊悚感是独一无二的。

此后一年间,她既深感自责,又总是揣测父亲因为弟弟的去世而迁怒自己。所以,她和父亲的关系势同水火,很难和平相处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然而,父亲最终的舍身相救,让丽根意识到,他永远深爱着自己。这也是为什么在第二部中,她成为父亲思想的坚定支持者:安全不在当下,而在远方。

所以,《寂静之地2》的真正主角不再是母亲,而是丽根。从她义无反顾地踏上寻觅之路,到后来勇敢地和怪兽正面较量,皆能看出她对于家人的守护之心是多么强烈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与丽根性格截然相反的马库斯,同样在这一部中发生了改变。原先他只是一个怯懦的小男孩,可在本片中,他最终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男子汉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除了家庭成员的相互守望、真挚亲情外,《寂静之地》系列的惊悚感是独一无二的。

在以往的惊悚片中,主角们在受到恐怖对象(如鬼怪、丧尸)的惊吓之后,往往会做出过激行为,不是放声大叫,就是落荒而逃。

而《寂静之地》系列在保持少量的“jump scare”(即“跳吓”,恐怖惊悚片最常用的伎俩)桥段之外,其实大部分的惊悚氛围,依靠的是极致的沉默。

尖叫只会引来死亡,沉默才能苟生。所以,一旦片中的某人感到疼痛或者害怕,往往得将恐惧吞咽,惊吓掩藏,憋着那堵到嗓子眼的声嘶力竭。

最让人印象深刻的,便是第一部中,伊芙琳被钉子扎到脚底板,以及临盆生产的时候,那种将疼痛灌到肚子里的生不如死的表情。

而在第二部中,导演约翰·卡拉辛斯基效仿诺兰的《盗梦空间》和《敦刻尔克》,用平行剪辑的手法,将几条线索中的“沉默之惧”调弄得极其紧张。

比如丽根和埃米特被一帮陌生人抓住,并被抢夺物资、要挟人质的故事线,和伊芙琳得知马库斯深陷险境,打算营救两个儿子的故事线,相互交错。

此处,伊芙琳用“无声”作为盾牌,防范怪兽的进攻;而埃米特将“无声”作为枪矛,用以祸水东流,引怪兽杀死威胁他们的陌生人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03

近几年,美国在惊悚片领域,涌现了不少优质导演。

乔丹·皮尔(《逃出绝命镇》《我们》)用猎奇的高能设定,折射出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现象,以及阶层之间的悬殊差距。

阿里·艾斯特(《遗传厄运》《仲夏夜惊魂》)沉溺于邪灵异教徒的魅影,用来指摘现代美国社会中,普遍存在的人情冷漠问题。

罗伯特·艾格斯(《女巫》《灯塔》)则聚焦于近代美国新英格兰地区的怪诞传说,找寻人们如何在彼此猜忌、各为阵营的恶性循环下,被邪恶力量驱使,最终遁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他们用艺术片的水准,开辟了类型片的全新思路,既顾全娱乐观赏度,营造独到的恐怖氛围,又观照现实,对人类社会的诸般问题作出剖析拷问。

相较来说,《寂静之地》原本也有这方面的潜力。影片中存在一个颇有深意的对应关系,即噪音导致死亡,而城市恰恰是噪音产生的最大源头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有些可惜的是,《寂静之地2》却基本抛弃了第一部中可以开发的深刻意象,朝着“工业化”的方向发展而去。如影片一开始,增加了怪兽降临时的猎杀景象,而影片整体的叙境音乐,也多了很多。

这些都是商业惊悚片常用的伎俩,用以增加紧张感。但“套路”太过熟悉,也令影片失去了一些稀有的灵性和闯劲儿。

高能惊悚片,又回来了

还记得第一部里,导演一门心思扑倒在“无声”的惊悚底色上,音乐成为多余,全片只有蹑手蹑脚的细微声。这样生猛的表现形式,也让当年一批观众,惊叹不已。

所以,《寂静之地2》的确不失为一部观赏性较佳的惊悚片,然而在类型创新上,其实已经有所退步了。如果到了第三部,我们连丽根那毫无声响的另一世界,都听不到了,那就太遗憾了!

然而在类型创新上,其实已经有所退步了。如果到了第三部,我们连丽根那毫无声响的另一世界,都听不到了,那就太遗憾了!

界,都听不到了,那就太遗憾了!

文|24楼影院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