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歌的回忆(1)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科技公司

儿歌的回忆(1)

记忆中,融融的月光下,闪烁的星光下,蓊郁的枣树下,昏黄的油灯下,嗡嗡的纺车前,唧唧的织机前,妈妈总把她儿时在外婆家跟外婆学的儿歌源源不断地教给我们。

记得我们牙牙学语时,妈妈教的都是:“毛老鼠,上灯台,偷油吃,下不来。”妈妈教姐姐,姐姐教我们,大的教小的,小的学会了,大的记熟了,因简短通俗,只如今还清晰的记的。

学会坐地了,坐在地上,妈妈拉着我们胖乎乎的小手,一拉一推,轻拉轻推,教起了儿歌:“张罗罗,马合合,一斗麦,磨不着,客来了没处坐,盘里坐,碗里坐,叮当来一个。”在笑声里学会了儿歌,在儿歌声里慢慢长大了。

大了会跑着玩了,小朋友跑了一院子,妈妈把我们分成两排,地上画一道线,一方一个小孩用力拉对方的小孩,妈妈就教我们选拔对手的儿歌:“恶鸡翎,砍大刀。你村人,数俺挑,你挑谁,我挑你。”然后开始“拉小伙伴”的游戏!

小时候调皮,早上不想起,晚上不想睡,我们总缠着妈妈闹人,妈妈就把我们按倒被窝里,焦急但又慢慢地拍着,嘴里哼着儿歌:“红眼绿鼻子,四只毛蹄子,走路当当响,光吃小孩子。”开始吓得不瞌睡也把眼紧闭着,在妈妈的儿歌声里慢慢睡着了。以后不灵了,妈妈小声念,我们大声念,把被子踢腾的老高——

小时候,总觉得妈妈的儿歌好像就在嘴边等着似的,有一次,家里跑来了一只小花猫,我们逮住了,抱在怀里,妈妈看到小猫乖乖的样子,儿歌也从嘴里说出来了:“小猫娃,会打铁,挣俩钱,给他爹,他爹穿着黑油靴,咯噔咯噔上火车,火车滑,扳掉牙,不吃蒸馍光喝茶。”

拍着小猫,小猫眯着眼睛,学着儿歌,儿歌感染着我们,感觉真好!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